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介绍 >
上百种植物都是它的食物
* 来源 :http://www.sinaap.com * 发表时间 : 2021-01-03 17:44 * 浏览 :

持续阴雨导致虫害集中爆发

而今,毛毛虫肆虐成灾,意味着这一区域的生态平衡也出问题了。正如那年长江洪水肆虐,考察出的结论是,源头的森林和植被被大面积破坏。我们必须承认,许多自然灾害的发生都直接或间接地与人类的行为有关,我们正在为自己的无知和贪婪而咎由自取。

在此,不妨让我们一起“补补课”———

虫害恐怖来袭惊呆七旬翁

据介绍,9月25日前后,美国白蛾就会下树化蛹越冬,重点区域的防治工作也进入尾声阶段。

虫子爬满院孩子不敢回家

在献县河城街镇孙东城村,村民李金泉一家也在为毛毛虫而烦恼,他家门口的一棵臭椿树和一棵老榆树已经被毛毛虫啃食得光秃秃的了,院子里的一棵柿子树也被啃得枝叶支离破碎,就连老母亲种的萝卜、扁豆、大葱等蔬菜也未能幸免于难。“本来老人想种些无公害蔬菜留着送给亲戚朋友吃,没承想招来这么多毛毛虫,现在已经喷了很多遍药水了,但仍旧无济于事。”李金泉很无奈地说。在与衡水市阜城县交界的沧州市泊头富镇小芦屯、小赵屯等村庄,在与廊坊市大城县交界的沧州市河间北石槽乡等地,很多村民也为毛毛虫所扰,生活受到了极大影响。“目前在沧州部分乡村集中爆发的虫害多为第三代美国白蛾幼虫,另外还有喜欢啃食速生杨的本土林业生物杨扇舟蛾和杨小舟蛾。”据沧州市林业局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站长韩会智介绍说,自2003年来到沧州,目前沧州城乡几乎已经都能发现美国白蛾的身影。

当他拎着一袋毛毛虫出门倒掉时,狭窄胡同的墙面和地面竟也爬满了毛毛虫,韩振山踩着毛毛虫“杀”出一条血路才出了胡同,尽管行动迅速,仍有从屋檐落下的虫子落到了身上。

“已经完全影响到了村民的生活,屋子里已经被毛毛虫占领了,墙壁上、房顶上、炕头上都有毛毛虫的踪影。”一位农妇说,有一天晚上,全家人正准备吃饭时,她刚一揭开锅盖,“猫”在屋顶的一只毛毛虫便在升腾的气雾作用下“啪嗒”一声掉进了饭锅里,“像我们家这样的情况,很多人家都曾经历过,简直没法生活啦!”说话的工夫,记者的头上、衣服上已经悄然爬上了好几只毛毛虫,农妇很自然地替记者抓下来狠狠地碾死了。记者看到,在这条狭窄的胡同地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尸横遍野”的毛毛虫。“有的人家几天不打扫就要推出去一小车子,堆在一起点火烧死它们。”

这时,韩振山才注意到,这些虫子是从邻居家的杏树上爬下来的。邻居家常年无人,院里的杏树由于疏于打理,枝叶蔓延近百平方米。就在前几天,还是枝繁叶茂的杏树,现在树叶明显少了很多,多了不少粘在树叶上的虫网,还有很多毛毛虫在树枝上蠕动。

刚从吴桥巡查督导防治工作现场赶回沧州的韩会智尽管显得有些疲惫,但他对沧州地区的防治工作掌握的情况一清二楚。他说,飞防期间,沧州市林业局森防站的技术人员没有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大家都跟随机组在飞防一线进行技术指导呢,为了飞防工作顺利进行,他们还得现场指挥并协调当地政府部门。同时,三个督查小组分赴各县市深入到田间地头进行巡查,督导各地进行全面防治。

究竟这场虫祸,给我们释放了怎样的生态信号?如果没有痛定思痛的思考和引以为戒的狠心,这样的灾情连同舆论,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定哪天,这样的灾祸还会卷土重来。

衡水市林业局林果病虫害防治检疫站站长范月秋说,这些毛毛虫是美国白蛾的幼虫,别看身材小,胃口却不小,而且食性也很杂,上百种植物都是它的食物,但它们最喜欢吃榆树、桑树和椿树的叶子。由于其是外来物种,天敌极少,繁殖能力十分强,如果防治不及时,就会造成严重后果。

人类的发展似乎以牺牲其他物种为条件。但是和其他物种一样,仅仅作为大自然的物种之一,人类没有被赋予这种生杀予夺的权力,如果人类非要把自己视为世界的主宰,危及自身恐怕是必然的结果。全球变暖、土地沙漠化、洪涝、干旱开始让现代人反思,原来科技和经济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

73岁的张守献老人说,他家在村外有三亩地的速生杨已经种植了五年时间,“今年全部被毛毛虫吃光了,活到70多岁,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毛毛虫。”老人的老伴赵蕴真今年71岁,她在家里开了一个小卖部,因为随处可见的毛毛虫,老人小卖部的生意受到了很大影响,“谁家开店成天关着门呀,可是不关门毛毛虫就爬得满屋子都是,货架上也会爬满,还怎么卖东西呀!”老人说,因为村里毛毛虫成灾,吓得在县城上高中的孙女都不敢回家,“前几天放假,孙女不敢出门,成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记得去年直面玛雅预言时,我们倒没有太大的恐慌。逃过了“世界末日”后,真正让人感动心虚的却是日益恶化的环境,雾霾、水污染,汽车尾气,极端天气……

1、让我们一起补补课

景县洚河流镇葛家院村的刘宝池说,以前从没见过这种毛毛虫,可今年不知从哪里冒出了这么多,村里的榆树、枣树和杨树叶子几天内,都被啃光了。毛毛虫们又将目光瞄向了菜园子,农民们只好在菜园里喷药治虫,没想到,这些虫子又转移到了玉米地,玉米叶子也成了毛毛虫的口中餐。

眼下毛毛虫来袭,让我们有了好多“事后诸葛”式的假设:若不是每天能吃掉200多条此类虫子的灰喜鹊被追捕得日渐稀少,若不是农田里的化肥、农药、除草剂等化学药品逼得毛毛虫的天敌或死或逃,如果一开始当地就注重保护生物多样性,让生物链处于真正的良性循环……那么毛毛虫肆虐这类的天灾或许就可避免,至少会大大减弱。

仅隔了一天,这些白毛黑体的毛毛虫便占领了老李家院子里、大门洞的墙上。看到越来越多的毛毛虫,老李的媳妇被吓得躲到了娘家。

25日不到7点,桃城区林业局检疫站站长朱俊茹便赶到了位于路北的一个苗圃场,这个苗圃场占地80多亩,她带着喷雾机到这里防治美国白蛾。到下午1点多,朱俊茹和工人们刚刚收工,她的电话又响了,职教中心的院子里有几棵树上发现了美国白蛾。为了节省时间,朱俊茹和工人们只简单地吃了几个包子,又开始急匆匆地备药,赶往职教中心防治。

让韩振山更感恐怖的是,仅仅过了3天,邻居家的杏树就成了光杆儿,所有的叶子全部被这些毛毛虫吃光了。当他将这一情况反映给桃城区林业局林果病虫害防治检疫站(以下简称检疫站)后,才得知,这些毛毛虫就是美国白蛾。

“对付第三代美国白蛾,沧州历史上首次开展了飞机防治作业。”韩会智称,今年9月初期,沧州市林业局经过调研并与各县(市、区)林业部门沟通后,了解到多地集中爆发美国白蛾虫害后,及时协调航空管理部门,紧急租用了一架r44型直升机,在献县、河间、任丘、青县、黄骅、南皮、孟村7个县市,对交通干道两侧、骨干河渠两岸、旅游景区等区位和窗口地带实施飞机作业,共飞行128架次,飞防面积13.81万亩。除了飞防工作,沧州市18个县级防治专业队、175个乡级防治专业队也在防治一线全力绞杀美国白蛾,目前30套大型防治机械、400套高压机动喷雾器已进行地面防治达25.4万亩。

“院子里的柿子树、枣树、槐树都被毛毛虫啃光了,现在又转移到丝瓜架上来了,不打药的话,这一架丝瓜恐怕也保不住了。”张树怀一边娴熟地启动喷雾器向瓜架喷药,一边向记者介绍情况,随着白色雾水溅落到丝瓜的枝叶上,一个个灰黑色躯体上长满白色刺毛的毛毛虫接二连三地掉落到地上。

范月秋说,在往年,只是在疫点或者个别区域,发现有美国白蛾疫情,而从今年开春截至目前,该市大部分乡镇不同程度发生了美国白蛾疫情,其中个别乡镇、村发生较为严重,呈现扩散加快、点多面广、虫口基数增大的态势,这在往年是从未发生过的。

2、毛虫进院吓跑女主人

虫祸再次拉响警笛!若不幡然醒悟,真正的“末日”或许只是个迟早的事儿。 记者焦磊 李海菊文/图

虫祸拉响的警笛

首先学学什么是生态平衡吧。专业地说,生态平衡又称“自然平衡”。在自然界中,不论是森林、草原、湖泊,都是由动物、植物、微生物等生物成分和光、水、土壤、空气、温度等非生物成分所组成。每一个成分都并非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有机整体。

看到爬满墙的毛毛虫,张树怀背着刚打完的喷雾器回到家中又灌了一箱药水,药水喷射后没多久,墙角处便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毛毛虫的尸体。“这还不算是最多的,家家户户几乎每天都要往外倒三五簸箕。每天毛毛虫爬得满院子都是,四处乱爬,不关门窗都不行。”带着两岁儿子回娘家小住的张瑞媛,说起毛毛虫来言语中带着异样的惊恐。

接连数日,记者在衡水武强、景县、枣强、武邑、故城进行走访,走到哪里都能看到美国白蛾的身影。当老百姓们还不知美国白蛾为何物的时候,这些外来生物已经发动了“进攻”,张开大嘴肆意啃食着田间屋旁的树木,一棵棵树叶繁茂的榆树,一夜之间就成了“秃头”。

最好我们能理解到这一层面:生态系统经过由简单到复杂的长期漫长的演替,最后形成相对稳定状态,其物质和能量的输入输出接近相等,在外来干扰下能通过自我调节(或人为控制)恢复到原初的稳定状态。当外来干扰超越生态系统的自我控制能力而不能恢复到原初状态时谓之生态失调或生态平衡的破坏。

2、是天灾,更是人祸

9月18日清晨,衡水桃城区成教生活区的一处幽静院落。当66岁的男主人韩振山推开门时,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从地上到墙上,从门上到窗上,院子里爬满了白毛黑身的毛毛虫”,这些毛毛虫韩振山此前见过,但从未见过如此的密集。毛毛虫们的突然“造访”,把韩振山吓了一跳。

在张官屯村村南的一处民房旁,屋后种着十多棵参天大树,然而,令人惊诧的是,这些大树上的树叶大多已被毛毛虫啃光,树枝上零星的几片残败枝叶孤独地在风中摇曳着,让人很容易恍然以为这里已经进入寒冬季节。民房后的墙壁上不知什么时候密密麻麻地爬了一墙毛毛虫,看得人不免奇痒难耐,站在大树下的一位大妈一边和记者聊天,一边从容地从脖子后的衣服内抓出一只毛茸茸的毛毛虫:“这虫子不蜇人,不过蹭上皮肤后感觉非常痒痒,得过好大一会儿工夫才能消除这股痒劲。”

当然这可能不牵扯任何主管领导或某个人,是我们人类的心态变了。物质需求的贪心与急切已让我们无暇顾及太多,除非亲临灾祸,肯定谁也没什么切肤之痛。在似乎是遥不可及的苦痛到来之前,没有谁具备阻止人类急功近利的伟力和闲心。

可是,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时候,人们依然做着两全的美梦。事实上,无论是“可持续发展”提出的推迟资源枯竭期的到来,还是诸如日本为了保证本国森林覆盖率从别国进口木材的精明而又狭隘的作法,都只是权宜之计。人类本意是要追求幸福的,却在人为制造的复杂中迷失了方向。

张树怀说,最近一个月以来,他几乎隔三差五都要往自家的树上、蔬菜上喷洒一遍药水,但即使如此也收效甚微,院子里的大树早就光秃秃的了。其实,烦恼的并非张树怀一家,张官屯村全村的父老乡亲这些天来都饱受毛毛虫的侵扰,“大伙儿都被毛毛虫折磨得快疯了,都盼着天快冷下来冻死这群家伙儿呢。”张树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抱怨道。

虽然人类创造、发明的一切都取之于自然,但是我们却越来越与自然划清界限。人们生活在钢筋水泥包围的世界当中,养着电子宠物,谈着网络爱情,能看到蓝天白云已成一种奢望,听不到蝉鸣鸟啼,看不到清澈的溪水,闻不到泥土的芳香,与自然的亲密接触只能停留在长辈们的回忆里。

陆空结合三个督导组分赴田间地头

一旦失去平衡,大自然会发生连锁性反应,带来的恶果可能是人的努力无法弥补的。例如,上世纪50年代,我国曾发起把麻雀作为“四害”来消灭的运动。可是在大量捕杀了麻雀之后的几年里,却出现了严重的虫灾,使农业生产受到巨大的损失。后来科学家们发现,麻雀是吃害虫的好手。消灭了麻雀,害虫没有了天敌便大肆繁殖。

持续阴雨导致虫害集中爆发

众所周知,人的身体机能失去平衡,就要得病甚至死亡;同理,一个地方的生态失去平衡,别的地方也会品尝苦果;整个生态失去平衡,人类整体的生存环境就会恶化……

毕竟人类并不是地球的主宰,对环境的破坏,就是对生命的漠视。这不仅仅是一个观念问题。

1、踩着毛毛虫“杀”出胡同

衡水、沧州两地毛毛虫肆虐,人虫大战正酣。

走访中,老百姓说得最多的是,从没见过这么多毛毛虫。

有着与美国白蛾十年斗争经验的韩会智告诉记者,今年,沧州市对第一代美国白蛾的立体防治非常全面,效果很理想:今年5月17日至6月12日,沧州市组织了全市范围内的飞机防治,共飞行540多个架次,飞防面积达58.5万亩。同时,林业部门还组织开展地面防治28.94万亩,剪网两万多个。“如果第二代美国白蛾的防治也像第一代美国白蛾防治如此有效的话,如今便不会这样兴师动众了。”韩会智不无遗憾地说,今年夏季七八月份,沧州城乡受极端天气影响,连续20多天阴雨天气造成降雨量多高于常年,而高温、高湿气候有利于美国白蛾等食叶害虫滋生。同时,由于沟渠积水、道路泥泞、交通不便,大型防治机械不能及时有效地开展防治作业,造成了第二代美国白蛾最佳防治期防治作业难以有效进行,一些村庄周边未能开展普遍防治,导致防治死角、死面较多,特别是部分村庄周边地带的喜食树种群,发生美国白蛾虫害较为严重,个别受害树木有的几近吃光,记者所看到的泊头市张官屯村、献县孙东城村、河间北石槽乡等,都是美国白蛾虫害发生较为严重的地区。

韩会智表态,希望百姓以后提高主动防治美国白蛾的意识,全民动员歼灭这种有害生物,遏制虫害的继续扩散。

于是只好落入恶性循环,比如当毛毛虫已无足够天敌所制,更无法用一根竹竿驱除干净时,人们便只能使用“杀手锏”,各种型号的喷雾器,或动用直升飞机大面积喷洒化学农药。而农药在剿灭害虫的同时,也会“一锅端”了包括各种益虫和食物链上的天敌等众多生灵。

在一款名为“百战天虫”的游戏里,可爱的虫子让不少人着迷。可在现实中,有一种虫子却很可怕,它食量惊人,一夜可把树木吃成光杆儿;它食性很杂,上百种植物都是它的盘中餐。

朱俊茹说,从3月到现在,他们一天都没休息过。今年的虫害很严重,光省市两级下发的防治美国白蛾的通知就发了好几遍,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9月27日,武强县北代乡尚北代村的老李又在院子里喷了一遍药,这已经是他打的第三遍药了。就在5天前,他突然发现门前的几棵榆树竟没了叶子,自己的20亩杨树也成了光杆儿,这时他才见识了美国白蛾的威力。

她说,晚上儿子睡觉时忽然看见炕上爬着一条条毛毛虫,吓得孩子再也无法入睡,闹着要回家。

一场毛毛虫的泛滥,像其他许多天灾一样,总是能痛心疾首地找到几条看似“不可抗拒”的客观理由。比如持续阴雨的温湿天气给虫害集中暴发创造了条件,比如一些村委班子不健全且经济条件落后的村庄采取防治措施不到位,再比如外来生物入侵随贸易频繁而加剧……其实,都不是根源所在。说穿了,是这里的生态平衡出了问题。

近些天,记者通过走访了解到,不堪毛毛虫骚扰的不光是泊头市张官屯村,还有河间市北石槽乡的一些乡村以及献县西部的一些村庄。

毛毛虫袭城

9月26日上午,泊头市富镇张官屯村58岁的村民张树怀,背着喷雾器正在院外丝瓜架旁忙活儿。

毛毛虫袭城·沧州篇

沧州目前发虫害面积逾60万亩,大多发生在与其他地市的交界处。据记者了解,不仅沧州如此,全省除张家口外,其他地市都发生了类似的美国白蛾虫害。尤其是一些没有两委班子且经济条件落后的村庄,这些地方先期没有采取防治措施,因此导致现在虫害集中爆发。

韩振山只好放弃了遛弯,在家里开始清理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回想当时,用韩振山的话说,“实在太恶心了”。一个早上,韩振山仔仔细细地将这些毛毛虫扫了下来,收集了整整一塑料袋子。

上一篇:为保护儿童健康 下一篇:没有了